邢台能玩的足疗

来源:红网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邢台能玩的足疗剧情介绍

在前面的节目中,我们和大家分享了有关 临死体验 的真实故事,故事主角有明星政要,也有普通民众,虽然每个人描述的经历都非常个人化,但多数临死体验都有一些基本特征, 扶摇 认为,其中一项很关键的特征,就是有“彻悟”感,也就是说,这些患者通常会说到他们忽然有种“无所不知”、“与宇宙合一”的感觉,了悟了真相、了悟了爱,看到了普世的 真理 。
我们知道,很多著名学者进行的研究已确定, 临死体验 是一种在任何国家或文化中都基本相同的真实现象。那么如何解释呢?对于不相信灵魂存在的人,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就能挡住他们进一步的思考了: “当一个人的脑电波显示直线的时候,人怎么可以在身体之外有清醒的意识?”
今天,扶摇想给大家介绍荷兰的一位心血管 医生 范隆梅尔和他的同事,他们进行的对临死体验的追踪式研究成果。而同样是著名医生的美国人埃本亚历山大(Eben Alexander),在他亲自经历过临死体验后,也得出了和范·隆梅尔相同的结论,什么结论呢,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
这位荷兰的 医生 名叫沛姆范隆梅尔(Pim van Lommel),他曾在一个心血管中心工作。范·隆梅尔医生和同事,对在1988—1992年间,被成功抢救的334位26—92岁的突发性心肌梗塞患者,进行了长达8年的追踪式临死体验研究,这些患者都曾一次或多次被宣布临床死亡,后经及时心脏起搏、人工呼吸及药物治疗重新恢复知觉。
其中62人报告经历临死体验,他们的体验都具有那些通常知道的特征,比如:穿越黑暗的隧道或空间,看到光明;见到已故亲友;见到高级生命;拥有安宁、镇静的感觉,毫无痛苦;知道要回到人间等等。
通过严格的对比分析及统计检验,范·隆梅尔医生发现是否会发生临死体验与药物作用及患者的心理因素无关。临死体验的深度也与患者的病情无关。有趣的是,较年轻的人临死体验多于较年老的人,60岁以下的人尤多。经历临死体验后,患者大都对生命的意义有了新的洞察,不再过分顾虑失去物质利益,也不再恐惧死亡。而这种体验也不会随时间流逝。
更难以从神经生理角度证实的是,这些被调查的患者在经历临死体验时,已经在临床意义上被认定为完全死亡,即心脏跳动、呼吸已停止、脑电波消失,以及大脑组织完全处于不活动状态。
范·隆梅尔医生提到,其中一位44岁的患者,心脏病突发倒在一片草坪上,过路人看到后,叫来救护车送往医院抢救。当时此人已被宣布临床死亡,各个医学指标显示抢救过来的希望非常渺茫。但范·隆梅尔医生还是死马当活马医,持续给他做心脏起搏和人工呼吸。
范·隆梅尔在准备作人工呼吸时,发现患者口中有假牙碍事,便将假牙从患者口中拿掉。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抢救,患者终于有了心跳和血压,但仍处于昏迷状态。
等清醒之后,该患者一见到范·隆梅尔医生便说道:“啊,那个护士知道我的假牙在哪里。”范·隆梅尔医生非常吃惊,然后该病人解释道:“是呀,我被抬到医院时,你就在那儿,把我的假牙从我嘴里拿出,并放在一辆小车上,车上有很多药瓶,车下方有个抽屉,你就把我的假牙放在那个抽屉里了。”
可以想像,范·隆梅尔当时得有多惊讶,因为他非常清楚地知道这个患者当时处于深度昏迷状态。
通过进一步的交谈,范·隆梅尔医生得知该患者清晰地记得他自己当时漂浮在空中,俯视自己躺在床上的身体和忙碌的医务人员,并且急切地试图和医务人员交流,让他们不要停止抢救工作,但是他的努力没有成功,没有人能看到空中的他。该患者描述的一切抢救细节和场景都与当时的真实情况吻合。
如果我们把当时该患者的意识活动归结于他的脑神经活动,那如何解释他在处于大脑不活动的状态下,却能清晰地看到一切的事实呢。
范·隆梅尔医生在2007年出版了一本荷兰语专著,这本书立即成为荷兰的畅销书,2010年,英文版面世,书名是“超越生命的意识”(Consciousness Beyond Life, The Science of the Near-Death Experience),获得医学网(Medical and Scientific Network)颁发的2010年网路图书奖(2010 Network Book Prize Award)。这本书被译为多种语言后,迄今已经销售了25万册。
范·隆梅尔认为,目前大多数医生、哲学家和心理学家对大脑与意识之间的关系所持的观点过于狭窄,无法正确理解临死体验现象。他在书中提供了一些例子和方法,说明人的意识并不总是与脑功能一致。意识甚至可以与身体分开体验。
他在一次采访中也表示,意识不是生物大脑的产物,而大脑仅仅是意识的接收者。他使用“感知”而不是“看见”这个词,表示大脑及其感测器、就是人的眼睛实际上过滤了可能有用的信息,就是说,意识是非局部的,是不受时空限制,而人体和大脑实际上将很多讯息过滤掉了。
范·隆梅尔医生从1986年开始,这三十多年来一直在研究别人的临死体验,得到了这个意识非大脑产物的结论。下面我们就来说说一位美国医生,他是在自己经历了临死体验后,才得出并相信同样的结论,那就是身体和大脑更像是意识的载体,或交通工具,而非意识的制造者。
这位美国医生,他叫埃本亚历山大(Eben Alexander),在2012年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人物。他是哈佛大学博士、有着二十五年从医经验,曾在杜克大学、哈佛大学、麻州大学和弗吉尼亚州大学医学院等高校教授脑科学,是一名著名的神经外科医生。他依据自己的亲身体验,2012年在美国出版了著作《天堂存在的证据》(Proof of Heaven),这本书一出版就很轰动,成为《纽约时报》畅销书,甚至打破了出版社的销售纪录。2012年10月15日,他的故事被用作封面文章刊登在美国《新闻周刊》杂志中。
在书中,他描述了在临死状态下游历天堂,并与已过世、但未曾见过面的亲生妹妹在天堂相遇的故事。他的故事之所以产生很大的影响力,是因为亚历山大医生的养父也是一位神经外科医生,所以他是在一个很严肃很理性的科学世界长大的,最后自己也成为一位出色的科学家、一位神经外科医生。现在,他亲身经历了美妙神圣的天堂之后重返人间,这样的见证来自一个严肃的科学家之口,颠覆了很多人头脑中对无神论的认知。
亚历山大医生的奇特经历发生在2008年的一个秋天的凌晨。
当时,他突然在严重的头部痉挛疼痛中醒来,然后就瘫倒了。随后几小时中,平常相当健康的他已处于死亡边缘。据医生诊断,细菌性脑膜炎侵蚀了他的整个大脑。这是一种罕见的脑膜炎,导致大脑皮质神经元完全陷入“瘫痪”状态。医生告诉他的妻子,医疗设备已经完全检测不到他的脑部活动,他存活的机会只有2%。他昏迷了整整一周。
亚历山大醒来后回忆,他看到:“深蓝色的天空上飘浮着大朵的白色和粉色云彩。在云朵之上,一些透明而发光的生物成群结队地飞过天空,留下了长长的、流光溢彩般的线条。”亚历山大认为无法用语言来准确描述,但他知道他们和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完全不同,是更高级的生命形态。
他感到,在那样一个世界,视觉和听觉并非如现实世界这样是分开的,他能听到天空飞翔的美丽生物,正如他能看到他们美妙欢快的歌声。而且只有当成为那个世界的一部分之后,才会感受到这些。每个事物既是独立的,又是融为一体的。
更加不同寻常的是,在他这段奇异的旅途中,一名年轻的、有着深蓝色眼睛的美丽女子始终陪伴着他。当她注视着亚历山大时,让他感觉其中承载着所有类型的爱,同时又超越所有的爱。女子和他一起“飘飞”,引他进入了“充满生机的新世界”。
亚历山大还遇见了无所不知、拥有强大力量的神,祂的声音能让整个世界产生震动。他因此领会到,有很多深层和美好的东西是人的能力所无法解释的。
这位女子从不跟他说话,但只要看他一眼,亚历山大立刻就能领会其中的含义。
“我记得她告诉我‘我们会教你很多东西,但是,你要回去的。’”亚历山大回忆说,在回到自己身体之前,她告诉他“一切都好,不要担心”。
在经过一个星期的昏迷之后,亚历山大的眼睛突然睁开,身体也恢复了意识。但他想不起来原来在地球上的生活,反倒记得曾经历过天堂之旅。
亚历山大从小就被养父收养,对自己的出生的家庭一无所知。他先前曾调查过自己的出生家庭,他在苏醒几个月后收到亲戚的电子邮件,其中一封邮件里有他未曾谋面、但已不幸去世的亲生妹妹的照片。令他感到震惊的是,他的亲生妹妹就是那个带他游历天堂的美丽女子。
身为经验丰富的神经外科医生,亚历山大原本坚信大脑产生意识,宇宙是不带有任何情感的。但经历过临死体验之后,亚历山大开始相信,身体和大脑更像是意识的载体,或交通工具,而非意识的制造者。他的这个结论和我们一开始介绍的荷兰心血管医生范·隆梅尔的观点是一致的。
人类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人类灵魂的探索,但是它一直是最难探索的领域。而范·隆梅尔医生的研究和亚历山大医生的亲身经历,我觉得正好说明了一点,那就是,现代科学已经为灵魂的存在提供了多方面的证据,而其中最有说服力的证据就是“临死体验”。相信随着对临死体验研究的增多以及各种边缘科学的发展,人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证据的。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谢谢您的收看。下次节目再会。@#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 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订阅频道Youtube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解密时分telegram群组: https://t.me/wjzmchannel

详情

邢台能玩的足疗 Copyright © 2020

许昌光明路小红屋 宿州九中对面的巷子叫什么 宿州火车站女的都去哪了 阳春三中有出来卖的学生 扬州聚龙湾是哪些服务
宿州万达公寓楼有鸡 许昌光明路小红屋 徐州金山桥能玩的MM 许昌好玩的地方你懂 新塘24小时水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