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次小巷子50一次

来源:漳州新闻网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榆次小巷子50一次剧情介绍

中國的年度政治大戲 -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人大)和全國政協會議(政協) - 亦即“兩會”,即將於3月5日、3月4日分別於北京開幕。然而,綜觀中國媒體報導,目前除了發布防疫的嚴格安檢措施、部份人大代表的特寫報導外,攸關政治議題或國家政策提案的討論並不熱絡、關注度也不若以往;而且受限於疫情,今年僅限長期駐北京的媒體進入採訪。
位於上海的學者表示,今年的兩會具有三個重大始點特色,包括中國剛剛達成脫貧的第一個百年目標、十四五規劃的開局之年和中共建黨100週年,非常重要、意義也重大。
不過,位於台灣和香港的觀察人士說,人大雖是中國最高的立法權力機關,但在中共近年大幅緊縮權力、“一黨專政”,甚至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人獨裁”後,人大所扮演的角色和功能已經比往年的“橡皮圖章”還要倒退。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名譽教授丁樹範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國現在整體的政治氛圍非常緊縮,中央“條條”集權下,地方已經沒什麼“塊塊”的自主權。所謂的“條”,指得是中央政府各部門間的垂直權威線,而“塊”指的是省級或地方一級政府的橫向權限。
丁樹範說:“今年人大,講難聽一點,還是更是一個橡皮圖章。因為從2018年開始,黨跟國家機構改革以後,所有的權力通通集中在黨的手裡,國家的很多機關被並到黨的系統裡面去。所以,總體來說,國家機關被黨的控制是越來越嚴格,習近平透過把權力通通集中在黨的機關。”
在此前提下,丁教授說,包括人大在內的不少國家機關能扮演的角色是越來越小,因為像是國家宗教局、國民民族委員會都已經改設在中共的統戰部下,接受黨的指揮。他說,而且中國現在的政壇完全要投習近平一人之所好,否則就會被視為“政治不正確”,而凡是政治不正確的提案今年都難見天日。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人權律師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則表示,中共無論是選舉、還是決策,基本上都是黑箱操作,定案了才會拿到人大上“走過場”,因此,中國人大從沒擺脫橡皮圖章的本色,只不過在習近平上台前,還是能扮演一些監督的功能。至於習近平近年主政下的大小政治會議,他說:“除了突出習皇(帝)、不遺餘力樹立他的聖名形像外,其他功能逐漸可有可無了。”
這位人權律師說,今年中共慶祝建黨百年,明年二十大是習近平“二次登基”(第三任)的關鍵年。這段時間內,對於所有異議人士和人權律師,他認為,中共會不斷加強管控,“寧肯錯抓一千,不可漏網一個”。而3月初的兩會期間,他也認為,不少草根異議人士也可能會被送到外地“旅遊”、“被下崗”、或者面臨監控,出行更困難。
他批評,習近平主政下,中共在政治和文化層面快速回歸毛澤東時代,他說:“以往分權、放權的嘗試和探索大多難以為繼,所謂的選舉越來越徒有外表,從中央到地方進行的各種選舉更多的是演戲,不僅差額選舉不斷減少,就是等額選舉也要追求所謂的全票通過,中國的政治活力已大不如前。”
差額選舉指的是候選人多於應選人數之選舉,有助於從制度上切實提高選舉的民主化程度,也有利於優秀人才的選拔。而等額選舉則是候選人與應選人數一樣,當選的機率高,但一般認為,作秀走過場的成份也較大。
中國1953年制定的《選舉法》規定,各級人大代表的選舉實行等額選舉,但自1979年《選舉法》、《地方組織法》修改後開始實行差額選舉。
香港政治評論人士桑普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同意,一直是橡皮圖章的人大,功能越來越倒退,這是因為全黨服從黨中央、習核心、以及習近平“一人獨裁”使然。
他說,在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中共還容許由其掌控下的差額選舉,包括不少地方選舉都出現過多人踴躍參選的自由選舉,而派系間也有小範圍的角逐或暗流底拼。
但桑普說,自從胡錦濤執政後期、乃至習近平主政以來,很多人被除名,不能參與各級選舉,若執意參選,還會被嚴厲打壓。換言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下的民主,本來表面上還標榜著由人民作主,但近十年來,中國的草根民主和公民社會被嚴重打壓,“根苗都被扼殺”,公民社會無以為繼,他說,這表明,中共連讓人民作主的戲都不想演下去,直接訴諸從上而下強硬的專制獨裁統治,也就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作家馬基亞維利所著《君主論》中所形容的統治手段。
桑普說:“就是馬基(亞)維尼說的,如果他不能討好你,不如就嚇怕你,就是用恫嚇、恐嚇的方式來治國,這才是維護一個專制政權最有效的手段.. ....所以,結果是怎樣?他會越來越(強)硬,那一硬到底的結果就是,他要全黨服從中央,等額選舉,不再演(人民做主),這個地方會累積起非常大的壓力。在民間、還是黨內、國外,就是外交,都會有非常大的壓力。但現在還沒有到臨界點而已,這個壓力一直在增加中。那不曉得哪一鍋會爆。”
根據新華社的報導,中共中央黨代表委員的選舉差額比例由十六大的5.1%,已穩步提高至十七大的8.3%、十八大的9.3%,乃至2017年十九大的15%左右。
不過,政大教授丁樹範說,只要高層領導班子的選舉仍維持等額選舉,中央委員或地方選舉的差額選舉比例再高,政治意義都不大。
丁樹範教授和不具名的中國人權律師都說,大致不脫新冠疫情后的振興經濟方案、揭櫫新的十四五計劃或熱烈慶祝建黨百年,甚至為明年二十大習近平的改選連任鋪路。
桑普則認為有四大重點,首先,他認為,和去年一樣,今年的人大會議上,中國看來應該還是不會設下全年的經濟成長率目標,雖然各地方政府還是會有各自要遵循的GDP增長指標。
其次,針對美國總統拜登的新政府,他認為,習近平可能會透過兩會來釋放“更加冒進”的表述。他說:“他(習近平)希望秀肌肉,能夠讓全世界來感覺到中國的民族偉大復興的那種東西。”
桑普說,面對拜登新政,兩會提供了習近平一個表述的機會來測試美、歐的關係和反應,包括他可能提出中國對海外的政治、經濟和軍事局勢的看法或對諸如孔子學院、教育、僑務、乃至知識產權的倡議等。
另外,則是在台灣和香港議題上。桑普認為,中國在兩會上也可能有所表態,例如強化攻擊台灣或恫嚇台灣的論述,或是“以武促統”的新表述。至於香港議題,在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2月22日闡述所謂的“愛國者治港”原則和香港選舉制度之改革後,桑普說,人大應會進一步清楚體現,如何落實讓香港的選舉必須是中國特色選舉的改革方向,也就是說,透過立法將香港民主派排除在選舉或政權之外。
丁樹範也說,香港已經全面緊縮,但中國人大不排除還會立法進一步限縮香港民主人士的參選資格。不過,在台灣議題方面,他說,中共能做的有限,不管是最近部分人士倡議對台製定的“國家統一法”、還是強化“反分裂國家法”,這類法令即便人大立法通過,最終都只能淪為政治宣示或無法執行的法律,這對習近平來說,反而更難堪,因此,他不認為中共會做出這麼大的動作。
根據星島網報導,夏寶龍日前在一場研討會上提出要完善香港的選舉制度,以確保“愛國者治港”,他明確表示,“港獨”和“攬炒派”的支持者都不在愛國者之列。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台港澳所港澳研究室主任張建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兩會還沒開幕,他不便臆測是否會針對香港選舉立法,但從近期幾位香港主政者的政策談話鋪陳來研判,下一步中央必然會朝貫徹“愛國者治港”的方向進行,也就是改革香港的選舉制度。
他說,過去人大曾“應急式”地取消港獨議員的當選資格,但未來會有常態化的製度性作法。
他說:“未來的方向就是製度上,不再允許這些人進入政權架構。以前,他們通過選舉進去了,我後面再彌補取消他,未來的方向就是他們競選資格都沒有、連選的資格都沒有。”
張建說,倡議港獨的政治人物在香港有支持者是不爭的事實,但他說,香港選民的支持或許是基於同情、也或許只具間接性,因此,中共相信,只要違反香港《國安法》的政治人物無法參選了,香港選民也就無從支持港獨起。
他說,或許外界不相信,但中央種種政策的目的是要推進香港的民主和維護“一國兩制”。
對於中國的民主和選舉素質,張建說,差額選舉或等額選舉是要視當地領導的素質和數量,尤其在包括新疆、西藏等五大自治區內,是要視地方的現況來配置,不能一概而論。他表示,中國走得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追求的是協商式、集中式民主,並強調“好的民主才是好東西”,這是西方所無法了解的,因為中國認為美國式的民主有種種弊端,不全然是個好東西。在此前提下,張建說,此方面的民主價值觀差異,中西方短期內難以調和。
他說:“我們自己在這邊生活,觀感和你們在境外可能不太一樣。我們自己的觀感是,最近很多年,各個層級的民主程度是在增加的。”
至於人大的看點,張建說,從國家格局著眼,有三大意義重大的始點截點。他說,一、中國已經實踐了“全面脫貧攻堅,建成小康社會”的第一個百年目標。二、兩會將會公佈最新的十四五規劃,也會分析中國所面臨的國內外經濟和地緣政治環境,以做出未來五年的規劃因應,其中可能包括面對拜登政府結合國際盟友,強打中國人權紀錄之因應,而且還會提出2035年前的長期願景。三、表彰中共建黨100週年,進一步突出黨的領導、和黨的憲法地位等重要性。

详情

榆次小巷子50一次 Copyright © 2020

沂水新车站女联系方式 在龙岩叫上门多少钱 在三亚怎么找私人导游 怎么在微信上找到鸡 永德县卖婬处
榆林哪里有小组 沂水汽车站一条街 怎么看出两个人睡过了 增城五斗街现在还有吗 怎么看探探上谁能约